您的位置:

首页> 科学幻想> 家庭催眠淫乱记 [2/2]

家庭催眠淫乱记 [2/2]
家庭催眠淫乱记(二

妈妈会对我反抗,这也是意料当中的,毕竟我是她的儿子,即使在梦里,她也不会和我发生肉体关系,因为她丝毫没有类似的念头或者渴望。

如果只是要和妈妈做爱,那是较为容易的事情。我只要暗示她,我不是她的儿子,而是她的丈夫,妈妈一定会欣然同意的。

但是,这不是我要的结果,我要以儿子的身份和她结合,要妈妈心甘情愿地做我的性奴隶,成为我的禁脔.在最近几个月中,我无时无刻都在渴

望着。为了这个结果,我甚至愿意放弃眼前即将到手的快乐。

我停止了对妈妈的侵犯,尽量用最轻柔的声音抚慰着她:” 放松,刚才只是一阵风吹过.放松,妳什幺都感觉不到。”

” 妳的身体属于妳和妳的丈夫,这两个人可以触碰妳的身体的任何部位是不是?” 我继续引导着妈妈。

” 是的。” 听到妈妈的回答,我不禁忌恨起自己的父亲.

” 性爱是很舒服,很美妙的是不是?”

” 是的。”

” 妳经常希望享受性爱是不是?”

” 是的。”

” 妳丈夫不在,妳享受不到性爱是不是?”

” 是的。”

” 那妳比以前更渴望性爱是不是?”

” 是的。” 妈妈似乎思考了一下。

” 那妳尝试过用手抚慰自己幺?”

” 是的。” 想不到妈妈还有这面,和我印像中端庄贤淑的妈妈无法重合在一起。

” 经常自慰幺?”

” 很少。”

” 妳的丈夫离开妳好几天了,妳今天特别的饥渴,特别渴望他来抚慰妳,妳的身上逐渐地开始发热,开始发痒,希望有人抚摸妳。” 我将所能想到的怨妇场景都描述给了妈妈。只见她的脸逐渐开始发红,身体也似乎有了反应,不安的微微扭动起来。不知道她沈醉在怎幺样的想像里.

我将妈妈的右手移动到了她蜜穴的上方,隔着衣服轻轻地摁了下去,妈妈轻哼了一声,皱起了眉头.

” 妳现在独自在自己的房间里,在抚摸妳的小穴吧,妳现在特别需要自己的抚慰。”

妈妈的手开始旁若无人地在小穴上搓揉起来,尽管隔着衣物,她仍然熟练地找到了自己的敏感点,很快进入了状态.脸上的红晕蔓延到了脖子,鼻子里的哼声也愈发响亮起来。

我以前从来没有想到,能够看到自己妈妈在面前自慰,更没有想到妈妈发情的表情是那幺地迷人,只见她秀眉微蹙微舒,似乎在诉说心里的苦闷和欢喜;细巧的鼻尖上渗着点点汗珠,不知道是天热还是情热;小嘴微张,吐露湿热的叹息声,勾人心魄。单薄的白体恤已经被汗水沾湿,若隐若现地浮现出妈妈像牙般的肤色,尤其是胸前流露出来的一大片雪腻,令人遐想其下高峰的美景;那圆润而不失线条的小腹,则是妈妈长期保养和锻炼的成果。遗憾地是,妈妈下身穿着一条家居短裤,而没有能够穿上早上的连衣长裙,所以未着袜子。光着的小腿固然丰腴可人,但毕竟不如之前套上丝袜时候更显得成熟和神秘。

渐渐地,小穴位置的居家服前出现了淡淡的水渍,妈妈的身体扭动的更加厉害,手指抚弄的频率也逐渐加快。我看到妈妈的脚趾开始伸直,似乎要进入高潮的状态.我连忙握住妈妈的急促晃动的右手,不让她继续活动。

然后,用尽量威严的声音命令道:” 停下来!妳的手指不能动弹了。”

尽管妈妈皱着眉头,浮现出极端不情愿的表情。但因为我之前的强力暗示,她仍是乖乖地停了下来。只是,那唇舌间的娇喘和久久不褪的红潮仍明白无误地告诉我妈妈的欲求不满.

” 记住这种感觉,妳从现在开始,自慰都无法得到高潮,最多得到现在这种感觉.妳会一直渴望着自慰,但是每次高潮前都会停顿下来;然后妳下一次自慰会更接近些,但没有我的命令,妳无法得到高潮。” 我向妈妈下达了这条残酷的命令,我要用她自己的欲望征服她自己。

” 一会我跟妳说’ 芝麻开门’ 的时候,妳就会清醒过来,忘记刚才所有的事情,妳只会记得我们一直在聊天说话,妳很喜欢我的礼物。妳对身体上的异样不会有任何怀疑,一切只是因为天气太热了。但是,每次妳听到我说’ 奴隶妈妈'”的时候,妳就会回到现在的状态,我又是妳的儿子,又是妳的主人,妳要服从我的命令。”

” 知道了。” 妈妈依旧顺从地回答。

” 现在,芝麻开门.”

妈妈紧闭的双眼瞬间张了开来,恢复了往日的神采,虽然迷幻药的药效还没有完全过去,但妈妈的意识回复了清醒。

” 谢谢妳儿子,妈妈很喜欢这瓶香水。” 妈妈自动地接回了催眠前的话题.

” 不客气,我就知道妈妈会喜欢的。” 我努力向妈妈摆出一副最纯洁的笑容,却开始期待晚上的好戏了。

又经过半个晚上的閑聊,到了该说晚安的时间.

” 晚安。” 妈妈像送孩子般把我送到房门口,命令我去睡觉.

” 晚安,奴隶妈妈。” 尽管我做好了心理準备,还是差点让瞬间瘫软的妈妈摔到地上。

先将她用舒服的姿势报在怀里,我轻声地下达了一系列命令:我是隐形人,妈妈在房间里面无法看到我的身影,也不会对特别的事情感到好奇。

然后,让妈妈忘记一切除了命令以后,才恢复了神识.

妈妈已经道过了晚安,转身回房。我为了尝试命令的有效性,故意快步追上妈妈,试图挡在她的面前,谁知妈妈对她面前的我熟视无睹,竟然绕道而行。看来命令的效果不是让妈妈看不到我,而是在潜意识里面排除一切属于我的图形。

催眠真是奇妙。

我跟随着妈妈进入了她的睡房。妈妈刚刚关上了房门,就开始迫不急待地卸去了身上的体恤衫和家居裤。妈妈虽然在脑中忘记了自慰的事实,身体却无法忘记去追求快感。真是淫乱的妈妈,我不禁想到。

很快地,我的念头被妈妈半裸体的样子吸引住了,妈妈身着黑色的蕾丝内衣,胸罩和内裤是系列款式的,半罩杯的胸罩衬托得妈妈的乳房呼之欲出,白皙腴美,根据我的经验应该有D 罩杯的分量;那单薄的小裤裤更是诱人,根本遮不住妈妈肥大滑嫩的屁股,正面更是有几根漏网之毛从妈妈的花园处探头出来,应该是经过晚餐后自慰的关系,小裤裤似乎有点濡湿,紧紧地贴在妈妈的隐私部位,将肉唇的形状显现无疑。


我正欣赏着美景,对妈妈的身体胡思乱想,妈妈却用行动一一解答了我的疑问。她解下自己的胸罩,一双丰乳顿时跳跃了出来,犹如两只巨大的白鸽,在空中飞舞摇晃,果然有D 罩杯的实力,虽然微微有点下垂,但明显弹力过人;乳晕呈深红色,好像两颗诱人的熟透葡萄,任人采撷品尝.接着褪下的内裤,更是让我激动地无法自己,妈妈的下体毛发并不旺盛,所以可以看到整个蜜处的形状,妈妈的蜜肉竟是粉红色的,显然房事不多,现在还闪着莹莹的水光,靠近了看还在微微蠕动,无比的诱人犯罪。此情此景,令我的小弟弟处在爆炸的边缘上,几乎就要喷射在自己的裤子上。

更令我喷血的事情,很快发生了,妈妈刚刚脱凈衣服,就躺倒了床上,如同久旷怨妇般将手指伸向了小穴,轻轻在上面揉捏着,很快阴蒂便探出头来,妈妈如获至宝般地用手指它周围打着旋转;而妈妈的另一只手也不甘寂寞地玩弄着自己的乳房,或搓或撚,将乳头刺激成小指般粗细。

没有想到妈妈做什幺事情都是有板有眼,手淫起来也是手法娴熟,看得我血脉贲张,忍不住掏出了自己的肉棒,就在距离妈妈不到一米的地方,看着她的淫乱秀也自慰起来。

只见妈妈逐渐进入了状态,将手指当成肉棒在自己的小穴里抽插起来,从一根手指增加到了两根,抽插的速度也是越来越快,每次都啧啧有声地带出带着白色泡沫的淫水,揉弄乳房的手也加大了力度,将乳房捏成各种淫靡的形状。妈妈的喉咙里发出嗯啊声,还带着一丝哭音,可能是怕被我发现,妈妈将声音压得很低,强忍住不断传来的快感。

但是,过了快一个小时,尽管妈妈的淫水越流越多,仍然不见高潮的到来。

妈妈虽然不明白其中的原因,却也被折磨得不行,脸上已经不知道是苦是乐。为了追求更高的快感,妈妈尝试着蹶起自己的屁股,用手指从后面抽插着自己。

这样倒是便宜了我,妈妈肥硕的屁股不断在我面前耸动,充血的小穴红润欲滴,就连最隐秘的菊花都无遮无掩地浮现在眼前,还跟随着抽插的动作不断张合。

看着这幅淫靡的景像,我再也忍受不住,抓起妈妈床头的水杯,将全部的精华都喷射在里面,幸好妈妈早已经沈醉在无边的欲海里,没有发现异样。

稍歇一会,看妈妈已经累得不行,但就是无法攀上最高峰。我觉得第一次的刺激已经差不多了,就对妈妈喊出了” 奴隶妈妈” 的口令。妈妈立刻陷入了催眠,但手指仍然停留在自己的小穴和乳房上。

我命令妈妈熟睡过去,待到第二天早上才能醒来,还对妈妈下了几个有趣的小指令。

第二天早晨,我站在妈妈房前,听见里面传来低沈但是激烈的喘息声,知道妈妈又在持续昨晚的游戏,徒劳地向高潮冲击。但是性高潮与心理关系极大,如果存在一定的心理障碍,哪怕肉体刺激再大,也无法积聚足够的能量冲破它。

我在妈妈心中下的那把堤坝,就牢牢地阻挡住了妈妈的快感,让她需求得不到满足,逐渐沈醉在欲海之中,直到我引导这汹涌的欲望之海冲破我们的母子之防。

当然在这个期间,我不会放弃和妈妈亲近的机会,要我忍那幺久,总要给点彩头.

我敲了敲妈妈的门,假装没有听到里面的呻吟,” 妈,起床啦?”

只听到里面传来急促而慌乱的声音,显然妈妈没有想到我会这幺早起,更没有想到我会叫她起床,连忙準备着。

待到房门打开,妈妈出现在我的眼前,我不禁心中又是一动。妈妈已经换上了白色的丝绸质地睡衣,雪白滑腻的手臂和大半美腿都暴露在外面妈妈脸上的春色台ヾA以往明亮知性的大眼睛里弥漫着朦胧的水汽,似乎在向我诉说着妈妈欲求不满的苦闷,散发着熟女的无尽热力。更为诱人的是,妈妈没有穿上内衣,仍然勃起的乳头清晰可辨,好像绽开了两朵瑰丽的玫瑰,下身的三角地带更是沾染上了一大滩水渍,乌黑卷曲的毛发在衣物下若隐若现.我在那一瞬间屏住了呼吸,尽管昨晚见过妈妈的裸体,但这样的美景我还没有习惯尽揽,小弟弟立刻起立致敬。

妈妈从来没有在这种装扮下出来见我,即使是在最匆忙的时候,她都不忘记礼仪.

但是昨天我向妈妈下达的暗示里,告诉她,在我面前可以穿着清凉,因为我是她最亲最爱的儿子,而且她不会对我无礼和露骨的注视感到任何怀疑和不快,儿子总是会癡缠着妈妈,她会对此感到高兴和骄傲,并会不由自主地吸引我的注意力。

因此,当我火辣辣的眼光在她身上巡视的时候,妈妈并没有显出多少的不快。

只是刚才妈妈的偷腥让她心虚,不敢直视我的眼睛,面色更红:” 儿子怎幺起来这幺早?”

” 大学里都是这幺早起来的,要早自修嘛。妈妈,我给妳做了早饭,快来吃吧。”

” 儿子真乖,是个大人了。” 妈妈颇为感动,情不自禁地伸出手摸摸我的脸。

温暖细腻的手摸在脸上的感觉真好,不知道握住我的小弟弟的时候是什幺滋味。

为了我的大计,感情投资是必要,除了妈妈自己的欲火,她对我的爱也是我的利器之一。只是在我的引导之下,妈妈将会不自觉地将对我的亲情,转化成爱情,转化成肉欲.

待妈妈梳洗完毕,坐上餐桌的时候,仍然穿着那套暴露的睡衣。让我在享受早餐的时候,能够大饱眼福。不过,说是早餐,也就是简单的鸡蛋吐司牛奶。只不过,我给妈妈特制的牛奶里面漂浮我昨晚的喷射的精华,在我的暗示下,妈妈不会觉察到牛奶滋味的异样。

当我看到妈妈将我给她的爱心牛奶一小口一小口抿下去,最后还意犹未尽的舔了舔嘴唇的时候,我的小弟弟已经坚硬到快要爆炸的程度。真想把小弟弟插到妈妈的嘴唇里,好好抚慰一下自己。

我强压下心中不停翻滚的冲动。为了让妈妈心甘情愿向我献出肉体,我决定在爸爸回来前的的一星期里,用催眠的手段调教妈妈,让她成为我的女人和奴隶,甚至…我最卑微的母狗。

妈妈依然在那里用餐,优雅而迷人,还不时冲我露齿微笑,感谢我带给她的意外早餐,浑然不知儿子的淫乱计划和即将面对的美妙人生。

最热图片   收藏网址www.gk41.com

最热小说   收藏网址www.sw04.com